注冊 登入
十年潜伏,百年重生
全新大师品牌Ferdinand Berthoud首款复杂结构腕表问世

悬吊芝麻链装置、中央大秒针陀飞轮、活动式锥型动力储存显示结构,几个连听都没听过的机械结构集合在一起是为了什么?

芯动编辑总监
蓝思晴Laura


Ferdinand Berthoud第一号作品FB1.1腕表搭载的FB-T.FC手动上链机芯,将所有的轮系悬吊在立柱式的夹板与柱状轴之中。

打造著名L.U.C美丽机械腕表的Chopard萧邦,宣布推出全新制表品牌FERDINAND BERTHOUD腕表作品,这位于18世纪专事于海事船钟与怀表的制表大师,在萧邦联合总裁Karl-Friedrich Scheufele推动下,经过十年的长考与研发,终于发表FB 1精密时计。

起源于18世纪的制表大师
18世纪中期,这位出生在瑞士山区小镇的制表大师,在法国国王路易十五、路易十六以及拿破仑在位时期,承担与英国制表抗衡的重要任务,在海上时计与怀表精准时计的技术上,扮演着极为重要的关键角色。Ferdinand Berthoud留下许多重要的钟表技术理论著作,他甚至是当时唯一被法国皇室封为“制表大师”头衔的瑞士籍制表师。

搭载多项惊人设计
这枚腕表从一开始就很难想像应该怎么做,毕竟Ferdinand Berthoud大师留下的作品多为海事舰艇使用的船钟,以及少许的怀表作品,“我一开始就认为我们应该往高复杂机械功能的方向前进。”萧邦联合总裁Karl-Friedrich Scheufele这样表示。于是他这一道方向指示,负责的专属团队便开始研究Ferdinand Berthoud大师的所有海事钟与怀表作品,发现了几个特质:立柱式的机芯结构、芝麻链恒定动力系统、精准擒纵结构的必要以及规范式指示的面盘设计。

立柱式机芯结构
Ferdinand Berthoud大师作品中,在18世纪初期,他专事于大尺寸的船上用钟,渐渐地挑战更小尺寸可以立于桌面的船钟。立柱式设计的机芯本来就是海事钟最常见的特征,但要缩小尺寸到腕表机芯的尺寸显得非常困难,这也是为什么我们鲜少在腕表上看到使用立柱结构的原因。立柱结构在海事钟是一个非常重要的设计元素,在海上船舰上使用的时计钟常常因为风浪而处于摆荡方位,因此海事船钟多半有活动悬吊装置固定在船钟的两侧,而立柱式的机芯结构也有助于外力震荡带给机芯的冲撞减缓。

海事钟的体积无法缩减也是因为这样的立柱结构,在微型化的过程有一定的难度。Ferdinand Berthoud第一号作品FB1.1腕表搭载的FB-T.FC手动上链机芯,将所有的轮系悬吊在立柱式的夹板与柱状轴之中,所有机芯内的复杂机械结构装置都以悬吊的方法固定在两个夹板之间,其中包括了,芝麻链恒动力系统以及中央大秒针陀飞轮装置,甚至还有一个全新的活动式锥形动力储存显示结构。

芝麻链恒动力系统
在开创Ferdinand Berthoud首只腕表设计与创作的过程中,萧邦联合总裁Karl-Friedrich Scheufele表示最困难的三个地方在于:高精准度与辨时性的创造、立柱式机芯结构中,轮系间的传动问题,还有就是芝麻链的制作。芝麻链的使用在早期Ferdinand Berthoud的海事钟作品也可常见,然而芝麻链现在要微型缩小至少10倍,并且要担任重要的传动上链以及稳定动力输出扭力的两种功能,即便是科技发达的今日,在整个瑞士制表业中也仅仅少数的制表厂能够专精制作。

FB-T.FC手动上链机芯所使用的芝麻链传动系统,其中芝麻链本身就具有790个链环,全数零件由萧邦L.U.C.机芯厂制作。芝麻链最大的用途在于使用一个以多个链环组成的小链,以铰链绑绞发条盒的方式为其上链,同样的当发条盒在释放动力时,在发条盒上缠绕的芝麻链将退回到原本的铰链环上,在这个绑绞的过程中,可以达到更均匀的上链以及更均匀的动力输出,也进而可以在动力传输到机芯轮系时创造更稳定的扭力。机芯中扭力扮演的角色,就像装满水的桶底端戳了一个洞,此时满桶的水大量地要往外流出,就像过大的扭力,有可能造成水桶的损坏,相反的扭力过小,就像是残存些水的桶底,流出的水都显得无力,就像是过小的扭力。机芯内轮系(特别是擒纵结构)需要的是稳定的扭力去带动更精准精确的运行,因此扭力的控制就在于动力输出的效能。FB-T.FC手动上链机芯将一个差动装置放置在芝麻链上方,以控制上链的效能,整体芝麻链装置就拥有7个系统轮系,以达到恒动力的概念(稳定均匀的动力进入与输出),并且因为机芯内立体柱型结构的设计,整体芝麻链装置呈现悬吊方式固定,也是首度出现在腕表机芯设计里的创举。

锥型立体动力储存显示
为了配合芝麻链结构中宝塔轮的形状结构,动力储存的读取方式特别开发出一个直接链接发条盒的锥型立体装置。其结构中最重要的零件是一个锥型的“读取”器,在芝麻链装置开始上链时,直接链接在发条盒上的装置其中,尖端载有红宝石特殊形状探针,会沿着这个锥状体上下移动,透过这个运作,将动力储存的状态讯息,透过轮系传递到显示指针,直接显示在表款面盘上。这也是FB-T.FC手动上链机芯最特殊的装置之一,更是因应整体以立柱加上18个固定表桥的建构下,诞生的一个极富创意却更符合机械逻辑的动力储存装置。这个锥形立体动力储存显示装置曾经在近代由著名的制表师George Daniel实现过,但其实更可以追溯至Ferdinand Berthoud大师在创作过程中的历史轨迹。

从芝麻链恒动力上链装置到立体锥形动力储存显示结构,再加上一个陀飞轮装置,集中在直径35.5毫米、厚度8毫米的机芯空间里,且全数包括游丝皆为自制零件,并由Ferdinand Berthoud专属的制表师独力完成组装。在机械复杂度与创意度方面,FB-T.FC手动上链机芯果然具有一鸣惊人的种种实力,但是萧邦联合总裁Karl-Friedrich Scheufele对表款的最高要求“精准度”,是否也可以同样达到?

中央大秒针陀飞轮的精准度
所谓精准度(Chronometry)可以分为两种概念,一个是精确的阅读时间设计,另一个就是最重要的:走时精准度。在前者,萧邦联合总裁Karl-Friedrich Scheufele表示:“我们从Ferdinand Berthoud大师过去的作品很清楚的看到,他非常重视面盘上时间的精确可读性,这一点让我在坚持这款陀飞轮装置上,需要有中央大秒针的指示,这是走时精准度(Chronometry)的基本组成。”FB-T.FC手动上链机芯将这个长足有26毫米的中央大秒针由陀飞轮框架直接驱动,从面盘上特殊的长形开口视窗,可以清楚看到下方靠近6点钟处的陀飞轮框架,平行靠近中央轴的地方,透过简单的中介轮衔接,直接驱动中央秒针,突破了所有陀飞轮针对秒针指示的所有设计,不但达成了精准指时的关键性能要求,在面盘、机械结构赏析价值上更高一筹。这枚机芯的振频定在3赫兹(每小时21,600次),并且整体机芯得到瑞士天文台C.O.S.C.的精准度性能认证,不管在机芯的整体创新度,以及结构上的复杂逻辑,甚至在阅时性与精准性能,都让人惊叹失语。

FB 1精密时计陀飞轮腕表,在特殊八角形的表壳设计下,表壳侧边还开有视窗可观看机芯立体结构,并体型控制在适宜佩戴的44毫米尺寸(1公分左右厚的表壳),拥有4项正在申请的专利设计,白金与玫瑰金款式将限量推出各50枚。

其他技术核心文章

十年潜伏,百年重生

惊奇迷你点唱机换盘装置

现代航海杰作

表王极致风范

至尊之美

阅读技术核心文章

十年潜伏,百年重生

打造著名L.U.C美丽机械腕表的Chopard萧邦,宣布推出全新制表品牌FERDINAND BERT... 詳全文

阅读趋势总评文章

舞绘芭蕾

即便不是天鹅湖,也不是胡桃夹子,你都还是不可能不赞叹芭蕾舞在肢体舞动上严格要求精准以及到位的技术。很... 詳全文

阅读人物特写文章

沛纳海的坚持与热情

沛纳海自1930年代于翡冷翠(亦称佛罗伦萨)创立以来的发展突飞猛进,从专精深海仪器一路演变成我们如今... 詳全文